RDAJ,カラおそ,轰出胜,茂灵
阳炎project
天雷出左,おそ左,灵左

【茂灵】/【abo】/【美丽谎言】/【01】

设定很有意思

雾海甘煦:

灵幻是伪装成a的o
茂夫是a
小酒窝是灵幻的a朋友
私设很多


灵幻新隆自认为是个完全不合格的omega,自己已经三十岁了,却对任何alpha的气味都不感冒,俗话说就是性冷淡。


而真实的情况是伪装成alpha的自己常年佩戴散发alpha信息素的仪器于耳后,受副作用的腐蚀导致了性冷淡,灵幻这样推测自己勃不起来的原因。


对于想起来的关于阳痿的烦恼,灵幻咂咂嘴,很想抽支烟,今天自己的下半身也依旧无法挺立起来。


他不想被当作是个omega,尤其是装成alpha的omega。


谁喜欢啊?


或许谁都不喜欢。


可有些时候竟会莫名其妙开始希望自己omega的身份被自己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发现,可自己为自己戴上的假面从来没有被人识破过——假面就是灵幻新隆,灵幻新隆就是假面。


有谁会怀疑呢?


答案是肯定的,谁都不会怀疑。


“所以说啊,灵幻你啊。”


小酒窝用力拍拍灵幻的背,让他差点把刚喝入口中的啤酒喷出来。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将啤酒如喝水般吞下去后,灵幻转头盯着身旁正热舞女人的红裙,摆出对小酒窝将要说的内容不在乎的样子。


“看了美女你那个问题也不会解决的。”


“你很烦啊。”


被灵幻夹带愤怒的话语弄得一个激灵,小酒窝忙抬起双手:“冷静,冷静。”


“哼……”


叹了口气,后灵幻重新面对眼前这个双颊有两个通红酒窝的男人。他不太清楚小酒窝是否是喝醉了,若是喝醉的话还得把他送回去,明明是对方以有解决自己阳痿的方法叫他来这家alpha专属酒吧,如果结果是什么方法都没有得到还得把时间浪费在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上,灵幻新隆现在就想起身回家。


突然觉得下一口酒会变得和无味的白水一模一样。


“你也许应该把那个该死的抑制器拿掉,好好享受一下作为omega的生活。”


小酒窝凑近灵幻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你明知道,我做不到。”


灵幻现在只想给小酒窝一巴掌,这完全就不是一个解决方案啊。


“本大爷是指你根本跨不过心中的那道坎。”


小酒窝放下酒杯,喊了声“服务生”准备结账,最后对灵幻露出一张认真到莫名其妙的脸:“你戴着面具骗别人倒好,可别最后把自己都给骗了。”


“妈的……”


灵幻新隆被这个唯一知道自己omega身份的男人,狠狠从背后捅了一刀。


“啧。”


刚点燃手中的烟时天便下起了雨,雨滴又正好浇灭了燃着的烟丝,接下来任凭灵幻怎么摩擦打火机也无法将湿漉漉的烟点燃。


刚从酒吧出来的那股热气现在已经全无,灵幻新隆扯扯衣领、将扣子扣好;再在这里站下去自己怕是也要和这根烟一样泡水,为了防止自己的脑袋淋雨,灵幻把身体尽量往路边店铺屋檐底下靠。


“呃?”


脚下传来“呜”的一声后,灵幻才意识到自己踩到了什么,立马低头去看:这时天空的颜色已经很黑了,在没有光的情况下不认真看的话是根本不会注意到路边有什么东西的。


青年四肢摊开躺在路边,而灵幻刚好一脚踩到了人家的手。灵幻新隆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有人故意碰瓷他得赶快离开,但是当打开手机自带手电筒照亮青年的脸时自己却愣住了,手背也开始莫名其妙隐隐作痛,明明被踩到的不是自己。


于是灵幻蹲下、凑近青年紧贴水泥地面的脑袋,近近观察他的侧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喂……你还活着吗……?”


酝酿半天才伸出手轻轻拍拍青年冷冰冰的脸颊,被拍的人“嗯”的回应让他松了口气。


“你能站起来吗?”


青年“唔”地摇摇头。


“唉……”


灵幻新隆也不了解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好心,会去帮助一名有可能是要诈骗自己的人,他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由于酒精和内心愧疚感合作之下的结果。


扶起青年后他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喵……”


“喵?”


“喵……茂……茂夫,咳咳咳咳咳!”


青年开始咳嗽起来,灵幻突然心里一揪,伸手想拍拍他的背、却又瞬间收了回来。


“茂夫……”


停顿了几秒后。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不知道……”


青年哑着嗓子回答。


“你家在哪里?”


“不知道……”


麻烦了——灵幻大脑中只有这三个字,自己摊上了失忆人事,这样的人他在新闻上见得多了、往往是要让受害人把他们带回家然后把受害人杀死在家里,他现在就想丢下青年离开,可身体就是定定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的证件呢?在身上吗?让我看看。”


如同警察般毫不思考地对青年要求道,本以为对方会以“我没有”来敷衍自己,哪知道他却微微“哦”后摸索着口袋,掏出一张看起来蛮旧的学生证递过来。


【影山茂夫】


他的名字是影山茂夫?灵幻脑子像是突然被闪电击穿一样开始剧烈疼起来,他捂着脑袋,摇摇晃晃差点没有蹲稳;影山急忙扶住他,虽然只是一股微弱的力量,但灵幻还是感到了来自于他的安心感。


“你是这里的学生?”


疼痛过去后,灵幻追问道。


“看起来……是,但我并不这么觉得。”


影山看起来比刚才气色好了不少,不知道从他被踩一直到他发生了什么。


“因为我明显比证件上的年龄大上许多。”


“也是啊。”


灵幻盯着影山认真的脸,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他已经不想再问这个人任何问题了,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告诉他“这个人没有撒谎的相信他相信他相信他”。


“雨下大了……”


灵幻新隆嘟囔着,最后下定决心;“你先到我家来吧……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对踩到你负责吧。”


真是个扯淡的理由,灵幻在心里暗暗骂道。


“可以吗……”


“我总不能让你一直淋着雨吧。”


灵幻耸耸肩,对他挤出一个无奈的微笑。


“好了,我先扶你起来。”


“……真是麻烦您了。”


将影山的手臂跨过自己脖子后,影山如同耳语般对着他的耳朵道谢。


“谢谢您。”


“不用客气。”


灵幻新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雨水味道会那么浓,搞得他感觉自己都快被这渐渐下大的雨吞噬了。


【TBC】

评论
热度(129)

© 白若翎 | Powered by LOFTER